上世纪80年代,电视机还十分紧俏,需要凭票购买,而名牌电视机更是凭票也买不到,得“走后门”才行。组装电视“流产”,我对电视的渴望却更强烈了。就在我一筹莫展时,南京的一个朋友告诉我,他那里有电视机,而且比商店便宜一半。

真有这样的好事?后来我才知道,这位朋友在一家兵工厂工作,厂里给每个职工按成本价200多块钱分配一台电视机票,但他当时还不想买电视机,就问我买不买。我当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。虽然那时候每个月工资才32块钱,200多块钱对我而言是天文数字,可是商店里买一台电视机需要400多元呢!

第二天一早,我就坐车赶往南京,那时从桐乡到南京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高速公路,两三个小时就能到,我在狭窄不平、弯弯曲曲的公路上颠簸了一整天,才到了南京,如愿买到了那台南京产的长江牌12英寸黑白电视机。

当时我住在桐乡广播站单位宿舍里,整幢房子住了十几户人家,就我们家有电视机。每天傍晚,我们还没有吃完晚饭,邻居们就都过来了,坐在一起等着看日本电视剧《排球女将》。这部电视剧那时在全国热播,像我们50多岁的这代人,只要提起“排球女将”,几乎没有不知道的。我还记得女主角叫小鹿纯子,球艺精湛,有些经典动作现在仍然能叫出来,像什么“晴空霹雳”、“流星赶月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