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关裁判执法的公正性,自体育运动诞生之日起就不可避免的伴随产生了。自从职业体育实施主客场赛制以来,这一现象变得更为常见。由于多数情况下,坐镇主场的球队容易从裁判的倾向性吹罚中获利,因此这种吹罚也往往被称为“主场哨”。

本世纪初的CBA,疑似“主场哨”的问题愈演愈烈,联赛中出现了多个“魔鬼主场”,其主场所属俱乐部主、客场战绩差异明显。那两年某支北方球队甚至出现了季后赛客场几乎全败、回到主场能够保持全胜的奇葩一景。

2003年,出任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便开始启动了针对联赛的一系列改革。对于争夺更加激烈、公众关注度更高的季后赛,李元伟提出,在合适的时机,CBA联赛应该邀请外籍裁判前来执法。这么做也是出自两个目的:1、最大程度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性,2、近距离学习国外优秀裁判的执法经验。

2004-2005赛季CBA总决赛,当时比赛在江苏队与广东队之间进行,关注度极高,且首次得到了NBA TV的比赛直播——这是美国观众首次观看到CBA的比赛直播。基于种种考虑,发展到第十个年头的CBA,终于在总决赛中,第一次聘请了外籍裁判执法。

时年45岁的捷克人伊万-扎卡拉,就这样成为了CBA史上的首位洋裁判。伊万被选中的理由相当充分——他与中国篮协相识已长达四到五年,彼此之间充满了熟悉与信任;此外,伊万的履历也相当成功,曾多次执法欧洲男女篮锦标赛,是执法欧洲篮球联赛的常客,还参加过世界大运会和亚运会的执法工作。

根据中国篮协的安排,伊万将执法当年CBA总决赛的全部赛事。2005年4月13日苏粤总决赛首战,伊万出任主裁判,与两名中国裁判搭档,开始了在CBA的执法历程。

在这组万众瞩目的对决中,伊万带来的是国际标准的吹罚尺度——严抓手部动作,对于适当的身体对抗则放宽甚至鼓励。这令当时代表了国内最高水平的苏粤双方球员相当不适应——广东的绝对核心李群,第四节开始不到两分钟,就被伊万抓到了第6犯,从而犯满毕业,直接导致了球队在主场败北;江苏的情况更糟糕,唐正东、张成、麦考依3人都是6犯被罚下。

全场共计63次犯规,两队共4人犯满毕业,这就是洋裁判伊万送给苏粤双方球员的见面礼。赛后总结评述时的央视解说嘉宾也感叹道:“谁能尽早适应全新的判罚尺度,那么谁将笑到最后。”

实际上,两队球员更大的“噩梦”还在后面。从总决赛第二场开始,又有一名洋裁判加入了执法行列。他就是希腊人拉扎洛斯,其执法经历来头更大——吹罚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男篮决赛,还执法过2003年哈尔滨男篮亚锦赛的中韩决战。

因此,接下来的4场总决赛,便出现了2名外籍裁判+1名中国裁判执法的组合。防守中习惯性伸手、运球走步、进攻三秒、带球撞人……这些过去CBA所忽略的问题,随着洋裁判的到来,瞬间被放大了。主裁伊万更被称为了“欧洲杀手”。

本次总决赛过程中,两位洋裁一再展现其严明执法的一面。两队战成1-1平后的第三场“天王山”关键战,以往脚下的小碎步不够干净的杜锋,被希腊洋哨抓到了4次走步;而对于主队江苏的标准并未放宽,外援中锋麦考依被吹了两次走步以及一次技术犯规。比赛第三节,落后的广东追分最猛的时段,洋裁判更是毫不犹豫地判罚了两次足以令主场球迷抓狂的“2+1”。

最终,占据主场优势的江苏队,丢掉两个主场的胜利以总比分2-3败北,这在往年的CBA季后赛是从未有过的结果,尤其是决定性的第五场,主队江苏全场仅获得18次罚球,客队广东却赢得了45次罚球。丝毫看不出以往在CBA常见的“主客场差距”。

即使事隔多年后,苏粤双方球迷在谈及当年的对决时,无论如何掐架,都极少有人能够指出总决赛中的吹罚争议,洋裁判在CBA的执法效果收获了好评。

尝到甜头的中国篮协,从此开始每个赛季都会请来“洋哨”助阵。不过考虑到费用成本等因素,一般只有半决赛甚至总决赛,才会动用洋裁判。时间来到2007-08赛季的总决赛首战,CBA更是出现了史上首次由三位洋哨集体执法的场景。

除了已经获得认可的伊万和拉扎洛斯,成为多次执法CBA的老熟人以外,CBA赛场还迎来了像塞黑裁判马拉达卡这样的新面孔。2006年CBA半决赛苏粤再次碰撞,江苏的MVP得主唐正东,在开场短短2分15秒内就被吹了3次犯规,其中2犯来自于马拉达卡的哨响,都是针对唐正东防守时的手部小动作。

相比之下,广东队由于国手众多,主力队员经常参加国际比赛,对于欧洲裁判的吹罚尺度就适应得多。广东主帅李春江更是总结道:“欧洲裁判对球员手上的小动作抓得特别严,这一点和以前CBA的执法尺度有差别,所以很多中国球员还是不适应的。”

对于洋裁判的吹罚尺度,曾参与现场工作的裁判长陆坪认为:“洋哨的判罚和国际篮联比赛的尺度更接受,这样有利于球员们打国际比赛时更好地发挥。”北京奥运周期的中国男篮,屡克强敌连创晋级淘汰赛的成绩,与对洋裁判的吹罚适应也有一定的关联。

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特别是从2008年总决赛开始,CBA的洋裁判们也开始遭遇一些质疑。广东主帅李春江和辽宁主帅郭士强,都对洋哨的执法保留了个人意见。2008-2009赛季总决赛G3,终场前13秒王仕鹏的投篮被追防的木拉提直接打到头部,主裁判伊万却没有任何表示,主场作战的新疆队以98-95险胜广东队。

至此,洋裁判在CBA逐渐走下了神坛,广东与新疆的总决赛现场,甚至出现了观众一度齐声高喊“黑哨”的尴尬场面。CBA季后赛聘请洋裁判的级别,更显得每况愈下。

时间来到2013年,CBA聘请洋裁判再生变数。这一年亚篮联规定,从今往后亚洲所有级别的赛事,都只能使用亚洲裁判,涵盖范围包括国家队赛事以及各国联赛。这就意味着CBA再请“洋哨”也只能从亚洲找,欧美高水平裁判自此无缘CBA。

考虑到亚洲裁判队伍的整体水平,中国篮协也无可奈何地让洋裁判的规模缩水,只聘请了黎巴嫩、菲律宾裁判各一人,由3-4名国内裁判加1名外籍裁判中,抽签选取3人参加季后赛的执法,这样的规格远不如之前的“1名洋主裁+1名洋副裁+1名本土副裁”的配置。

一方面,对于裁判吹罚问题的处罚力度加大。2017-2018赛季开始,CBA公司发布裁判报告,对经常出现漏判、错判的裁判,实施“升级”或“降级”的管理;另一方面,CBA公司也开始逐步实行裁判职业化,提高裁判待遇(一些裁判的收入可能比某些穷队的顶薪都高)和重视程度,尽量促进本土裁判业务水平的提升。

就这样,洋裁判逐渐淡出了CBA的历史舞台,近几年的CBA季后赛,均由国产裁判负责执法工作。

欢迎大家来我们的微信公众号“后厂村体工队”看看,有更多NBA、CBA相关考古、评论和人物内容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