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短道速滑耽误的喜剧人?中国短道速滑黄金时代的开创者?三进三出国家队的体坛刺头?还是……尺眼金睛的声控解说员?

在咪咕上看王濛解说,无疑是场令人惊喜的观赏项目,沉浸式体验也过于强烈了些:仿佛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姐姐盘腿坐你旁边,和你一起看冬奥,磕着瓜子在你耳边不停叨叨,时而深入浅出地讲解比赛规则,时而激动得拉着你一起手舞足蹈振臂高呼。

亲历过运动员和教练的王濛,不仅从旁观者的视角带着观众理解比赛,也在解说席上体恤赛场上的队员,回望过去的自己。

“最赤诚勇敢的王濛,让我知道英姿勃发和温柔细腻可以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。”

1984年,王濛出生在黑龙江七台河一个普通家庭,爸爸王春江是当地的煤矿工人,妈妈张晓霞在法院做文书。

王濛从小好动、喜欢耍枪弄棒,家里盖个房子的功夫,她就踩着踏板爬上房顶玩,与柔弱的姐姐相比,她是父母嘴里备受宠爱的“老儿子”。

启蒙教练马庆忠从一开始就认定,她是为滑冰而生的天才。8岁立定跳远2米05,胆大心细、脚脖子硬,耐力也好。最重要的是,她穿上冰刀就能站起来,天生冰感惊人。

三顾茅庐之下,马教练终于说服她父母,送她进体校开始专业训练。那年,王濛十岁。

九十年代,训练条件极为艰苦。每天凌晨三四点就上冰练习,只因教练说那时的冰最结实。脸颊冻出大泡,耳朵上也生出冻疮,每次在冰面上滑个一二十分钟,进屋暖一小会,出来接着滑。

她偶尔也会抱怨,累到躺在冰上不想起来,父母总会告诉她,做人要像煤矿工人那样:跪着挖煤,站起来做人。

身体逐渐发育之后,王濛的体重一度失控,一米五几的个子,一百三十斤。为了重拾优势,她每天跑步一万米以上,只吃一小碗米饭,饿了就啃黄瓜充饥。

二十年前在冰面上自由飞驰的天才少女很难想到,往后的滑冰人生处处埋藏着跌宕与遗憾。

2013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女子1500米预赛上,王濛以老大爷遛弯的姿态跟在对手后面,直到最后两圈才开始加速,一圈内轻松超过所有对手,而且全程背手,没有摆臂,过弯时也没有摸冰。

采访时被问到为什么全程背手,王濛调侃道:就滑不动,这手也不能拿下来,你在前面你得装啊。

跟多数体制内运动员不一样的是,无论赛场内外,她从不屑于收敛自己的霸气与锋芒。

关注冬奥的人都知道,短道速滑500米的赛场上,一切瞬息万变,很难有人蝉联夺冠。但用美国名将阿波罗的话说,唯独“有一个项目是没有任何悬念的,就是女子500米,(冠军)肯定是中国王濛的”。

实际上,大约五年的时间,王濛制霸冰坛,成为中国短道速滑黄金时代的开创者。

2005年全运会上,王濛还没滑到终点就被裁判罚下场,她不满裁判当场发飙,摔头盔摔冰刀。明知可能改变不了现实,但是希望以此提醒裁判不要轻易判罚。

王濛拼了命的训练,记者采访时看到,她平时练的器材比其他女运动员都要多重个几十公斤。

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,中国短道速滑队获得四枚金牌,其中王濛占了三枚,她也因此成为第一个在冬奥会获得三金的运动员;

王濛七次打破短道速滑女子500米世界纪录,在两届冬奥会上,一人独占四金(中国队共7枚金牌)。

在体制内的运动员身上,直率刚烈的性格难免会给人带来些“麻烦”,这样的性格对王濛而言,是一把双刃剑。

第一次被禁赛,是刚入选国家队时。当年满16岁的王濛,与队友一起花费数万元请客吃饭,没多久就被开除了。只是那时王濛没什么名气,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。

第二次被禁赛,源于王濛和教练李琰的冲突。当时王濛不满李琰把更多精力放在年轻队员上,加上两人缺乏沟通,两人之间积怨渐深。

2007年亚冬会,王濛被两名韩国队受压制,最终拿到铜牌。她不满李琰没有替自己与裁判据理力争,在赛后采访中直接表示:“国家队不适合我,我要回地方训练。”

这场当众攻击教练的风波,最终以她被禁赛三个月结束。随后,她在微博上公开道歉,称这不理智的举动是成长的代价。

那场冬奥会之后的2011年,王濛因为饮酒晚归,被领队王春露单独叫到房间训话。两人发生肢体冲突,王濛接受处罚,公开道歉,并第三次被开除国家队。

有媒体报道,王濛被打伤缝了十余针,教练毫发未伤。这件事的始末,矛盾错综复杂,但支持王濛的一直占多数。

被禁赛的一年多时间,王濛一面写思想汇报,一面拼命训练,竭力帮助小队员打磨技术。

有记者拍到她独自在北京的公园,双手背在身后进行体能训练,汗水沿着湿透的头发,齐刷刷砸到地上。

然后,依旧技压群芳的王濛没有继续驰骋多久。14年索契冬奥会前22天,因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而错过了冬奥会。

退役后,她仍在学习最新的比赛规则,19年出任速滑教练组组长,她积极聘请韩国教练,还引入更科学的训练模式,执教能力显著。

演播厅里,她用浅显的语言科普短道速滑的专业知识,多少观众通过王濛,第一次领略短道速滑的魅力。

她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,引导我们关注非金牌运动员。在任子威夺金时,她就不断强调李文龙的贡献。

比如,孙龙止步于男子1500米四分之一决赛时,看到有人骂他,王濛立刻护犊子:

“我教过他,我对他爱之深责之切,我看着他长大、犯错, 他也有好的时候,但你们不能对他网暴。”

从运动员一路走到教练,王濛不曾忘记自己做运动员时的不易,竭力帮助后辈们规避风险,一步步前行。

她说:“你看不见那种无名之辈,他们也是运动员。我做的就是退役运动员的故事,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愿景和使命。”

但我们也知道,不存在完美的神。每个光鲜耀眼的偶像身后,都有不尽人意的历史。